路路发发论坛 主页 > 路路发发论坛 >  

微博课堂更名现迷雾

更新时间: 2021-09-15

  教育界侵权事件层出不穷,纳米盒子起诉一起作业网的有关教育资源侵权事件还未了结,5月10日,海淀法院发布消息,新浪网公司和新浪微博共同将杭州天浪公司和宁波甬浪公司诉至法院,诉称杭州天浪和宁波甬浪使用“微博课堂”作为网站名称侵犯了新浪“微博”商标权。尽管杭州天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对于侵权的说法没有公开承认,但在5月13日晚间,悄然把 “微博课堂”网页更名为“中国课堂网”。这是否意味着侵权事件昭然若揭?然而,杭州天浪工作人员对该公司应聘者仍然强调自己是“新浪微博课堂”。这看似矛盾的做法和说法,似乎预示着新浪的维权之路不会那么平坦。

  5月10日,海淀法院发布消息,新浪网公司和新浪微博共同将杭州天浪公司和宁波甬浪公司诉至法院。诉称杭州天浪和宁波甬浪使用“微博课堂”作为网站名称侵犯了新浪“微博”商标权,涉嫌不正当竞争,新浪微博要求杭州天浪公司和宁波甬浪公司赔偿500万元。

  据新浪网公司和新浪微博共同诉称,微梦创科公司(微梦创科公司为新浪微博的独立注册公司,于2010年10月11日在北京海淀区注册)注册并享有“微博”文字商标的专有权,且是微博平台的经营者和名的持有者。杭州天浪公司和宁波甬浪公司未经许可,以“微博课堂”作为网站名称,开展商业活动。“微博课堂”网站中多处将与新浪网公司与新浪微博注册商标完全一致或极其类似的标识进行突出显著使用,将作为网站域名,故意设计与微博平台网站相同的网页顶部和底部样式,以及在网站中宣称与新浪微博有极强的合作关系。此举严重损害了新浪的注册商标专有权。新浪网公司和新浪微博发现,杭州天浪公司和宁波甬浪公司未经许可,在其共同经营的网站中使用“微博课堂”作为网站名称,开展教育信息发布、教育视频课程收费观看及下载、校园平台互动等商业活动。

  此外,杭州天浪公司和宁波甬浪公司还多次以微博课堂的名义在全国范围内参与各类商业活动,与地方政府、国内外企业、高校等进行商业项目的合作。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微博课堂”官网上的公司介绍栏写道“微博课堂即新浪微博在线教育,由杭州天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与宁波甬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共同运营,凭借新浪微博巨大的客户流量引入和强大品牌公信力优势、强大的技术支持”等字样。北京商报记者在搜索引擎中检索“微博课堂”,检索出现的微博课堂相关词条中也注明微博课堂是新浪教育在线平台。

  同时,在赶集网和前程无忧等招聘网站上,杭州天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发布的招聘信息上,公司名称一栏后面跟有括弧,括弧内明确写道新浪微博在线教育字样。在应届生求职网上,杭州天浪公司于2014年发布的招聘信息中明确提及:天浪是“新浪微博在线教育平台”微教育(ketang.weibo.com)官方授权运营商。

  对此,新浪微博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杭州天浪公司和宁波甬浪公司此举侵犯了新浪微博的名誉权。她说道,关于此次侵权案件,几年前便有耳闻,而2017年才提起诉讼的原因在于公司法务部核实事件、搜集整理资料需要时间。她表示几年前微博在开拓市场时与许多公司有过合作,杭州天浪公司可能是其中一家。她强调,新浪微博并未真正授权任何公司去生产代表新浪微博的教育产品。

  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微博课堂”武汉地区工作人员黄小姐,黄小姐表示对于微博课堂所属公司被新浪微博诉讼的事件并不知情,不过她表示,微博课堂的域名(ketang.weibo.com)为新浪微博公司授权给予使用的,但当记者希望再次确认新浪微博公司是否授权的事情时,她表示自己不清楚此事并且不方便回答。

  5月11日,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微博课堂”北京地区相关工作人员,对方称自己确为新浪微博授权的在线教育平台,谈到海淀法院已经公布新浪起诉杭州天浪公司的消息时,这位工作人员表示很意外,当记者再次确认新浪微博是否授权杭州天浪公司时,对方却改变授权的说法,称自己不能确定,不再接受采访。

  北京商报记者曾以应聘者身份投递简历至杭州天浪公司。5月12日,杭州天浪公司联系记者,就“文案”一职与记者进行了谈话,对方以肯定的语气说道,该工作是给新浪微博做文案,并强调自己是“新浪微博课堂”,杭州天浪公司属于新浪公司的子频道。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微博课堂”网站页面于5月11日晚关闭,宣告“网站改版上线日检索“微博课堂”时,浏览器的词条显示为“微博课堂”,点击查看该网页时,网站名称已经更换为“中国课堂网”,域名也变更为(,但是网页中的公司介绍里仍然出现了“微博课堂”字样,并且相关工作人员及联系方式已经无法查看。

  北京商报记者就此事件咨询律师,律师表示侵权案件中真正的受害人是用户,因此要以用户的角度出发去衡量案件的正误。“微博”这个名称,每个人都有使用权,不足以去判断是否构成侵权,还需要了解更多的相关信息。如果杭州天浪公司和宁波甬浪公司在“微博课堂”这个商品中使用了带有误导性的图片,或者是具有暗示性的宣传,让消费者误以为两样商品是从属于同一家公司,或者是这家公司的子公司,那么可以构成侵权,原因在于这种做法侵害了消费者的利益。而如果杭州天浪公司和宁波甬浪公司行为被判定是侵权,那么案件同时还将涉及到“恢复名誉权”等多项诉讼。

  律师还谈到,涉及“商标侵权”事件,当商家想要宣传旗下商品时,首先需要了解该商标是否已经被注册,公司及消费者均可在“中国商标网”上对该商标名称进行检索,确认是否已经被注册。如果该商标已经被注册,其他人做商业用途使用便涉及侵权。北京商报记者通过“中国商标网”查证,“微博”这一商标已经被新浪网技术(中国)有限公司于2011年4月14日注册。

  而该商标未被注册的情况下,也需要了解,如果该商标已经被宣传为某企业的知名商品,那么根据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经营者不得采用下列不正当手段从事市场交易,损害竞争对手:(一)假冒他人的注册商标;(二)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或者使用与知名商品近似的名称、包装、装潢,造成和他人的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购买者误认为是该知名商品;(三)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或者姓名,引人误认为是他人的商品;(四)在商品上伪造或者冒用认证标志、名优标志等质量标志,伪造产地,对商品质量作引人误解的虚假表示。

  新浪微博相关负责人表示,杭州天浪可能与新浪微博在几年前有过合作,那么合作中是否有授权杭州天浪使用微博课堂的细节?是不是合作结束,相关授权也随之收回?北京商报记者再次请新浪微博方面给予回复,但截至发稿,新浪微博方面没有回应。

  裁判长着“电子眼”,足球有颗“智慧芯”……世界杯看的不只是足球,还有科技的变化。

  进入6月,漫天飞的促销红包、预售、定金、满减信息,预示着“618”年中大促即将来临。合彩开奖结果查